党建规程
从事公文写作的实践与体会 发布时间:2017-06-26 11:46
本文选自中国共产党新闻网http://www.zzdjw.com/GB/178476/178485/11194017.html   第一个方面,收集资料。

  “无米之炊,巧妇难为”。只有掌握大量情况,心中有数,才能在此基础上,进行加工提炼,写出有一定份量的作品。因此,我认为,文字材料要想写的不吃力、不费劲,平时就要多下功夫,注意多看、多听、多留意,多掌握党的方针政策和领导意图,以及本部门的情况、所属单位的情况和横向单位的情况,尽可能多地捕捉第一手和第二手材料。对从事这项工作的同志们来讲,收集资料是必须要做好的一项基础性工作。

  从写作的角度看,收集资料的过程,也是酝酿和思考的过程。平时注意资料的收集,既有助于掌握最前沿的东西,更有助于在写作的过程中,保持文章的新鲜感。通过这几年的实践,我切身地感到,材料观点的独特、内容的新颖,往往是打动人、吸引人的关键。只有做到思想新、观点新、事例新,才能给人以启迪,才能令人耳目一新,才能让大家从心里往外愿意接受它。如果一份材料,通篇都是老生常谈、老调重弹,是很难达到这种境界和要求的。

  其实,部里的很多领导和同事,都注意到了资料收集的重要性,也都有个习惯,喜欢把看到的一些好的资料收集起来,以备不时之需。但在有些情况下,我们所遇到的活儿,要求时间很急,因此准备工作难以做到充分。由于没有可借鉴的资料,写起东西,往往有捉襟见肘之感。

  2004年底,我被抽调到市委先进性教育办公室,从事文字综合。那时,我刚到部里不久,对全市的党的建设这方面的情况,也是不甚了了,不很清楚。写材料最忌讳的就是“以其昏昏,使人昭昭”。自己本身就不明白,写出来的东西怎么能叫别人明白呢?因此,最初的阶段,感到脑子很累,身体也很疲倦,写东西费劲吃力。后来,我把中央和省委下发的一系列文件,以及试点地区的一些经验材料,包括“三讲”、“农村学教”等方面的材料,都拿过来,从头到尾地看,翻来覆去地学。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,上级的精神吃透了,基层单位的情况熟悉了,应该掌握的一些问题也了解了,所以工作起来就觉得比开始时顺手些。

  有了这段工作的经历,我体会,材料要写得厚实,让看材料、听材料的人觉得是那么回事,信息量的掌握是第一位的。而掌握更多的信息,关键是要做好“看”和“听”的环节:通过“看”,收集和阅读有关的文字资料;通过“听”,或者两者并用,进行调查研究,以收集活的素材。当然,“看”和“听”,不是单纯地看一眼半眼,也不是简单地听一下半下,而是用心看,用脑听。

  在知识爆炸、网络迅速普及的时代,对收集和阅读文字材料方面,大家不难做到。难做到的是第二个方面,收集活的素材,也就是搞好调查研究。这里,我只想通过我亲身的经历,谈谈收集活的素材的重要性。

  2005年,大概在3、4月左右,市里请来几个新华社的记者,想把我市老工业基地和弱势群体存在的实际困难,以新华社内参的形式反映上去,让上边了解抚顺的困难,争取中央更多的关注和支持。当时,市委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们研究室。我记得,领完任务,已经是中午了,而这个材料要求第二天上午交稿,时间很紧迫。回来之后,张主任让我们办的第一项工作,就是叫我们分头打电话,把就业局、计划发展局、公安局、民政局、社保局以及社区等单位召集起来,召开座谈会,了解情况。通过座谈,我们了解了我市弱势体群一些鲜为人知的事例,而且也被这些困难群众所遇到的问题深深地打动,觉得有必要,也有义务把我市的实际情况反映上去。因此,在写这个材料的时候,感到笔下有东西可写,而且是带着感情去写,觉得写不好,对不起抚顺的老百姓,对不起生我养我的这方热土。

  大家工作了一宿,第二天按时交了稿。新华社记者看了很满意,也很吃惊,把这份稿子及时报了上去,使中央的领导对我市的情况有了一个深入细致的了解,为今后的棚改和大乙烯工程落户我市作了很好的铺垫。

  第二个方面,谋篇布局。

  有人讲,写材料就像搞建筑,只有经过精心设计,画出略图、详图、再照图施工,方能盖起高楼大厦。资料收集全了,下一步的工作,就是把收集来的资料,在脑子里好好过一下,分分类、排排队,弄清楚这些资料哪些有用,哪些用处不大;哪些是主要的,哪些是次要的;哪些是说明本质的,哪些是说明现象的;哪些是新鲜的,哪些是陈旧的。通过把这些材料掰开、揉碎,认真地分析琢磨,该先写什么,后写什么?哪些应当详写,哪些应当略写?在脑子里就会有个大致的轮廓,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捶路子、拉提纲。小为部长以前讲过,在文章的谋篇布局上主要有三种模式。一是递进式,像调研报告、经验介绍、问题分析等等,大多数都是采用这种模式;二是并列式,就是写事,既可以独立成篇,又可以合在一起,通讯、纪实等一类的稿件,大多数采用这种模式;三是混合式,就是递进式中有并列式,并列式中有递进式,采用这模式的,有工作汇报、工作总结和评论等。有的同志还从材料的主体部分划分,分为板块式、自然式、提纲式。

  我体会,文章无论采用什么模式,在谋篇构思的过程中,最主要的是,选好角度,主题突出,条理清晰,准确体现领导的意图。

  选好角度,就是看问题、分析问题,不能只从一个方面入手,而是从前到后、从左到右,都转一转,琢磨琢磨,看看有没有最适合、最恰如其分的切入点。同样一件事情,站在不同的角度去分析,去描写,往往会有“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”的感受。

  主题突出,就是所写的东西,都要围绕中心议题来写,与中心议题无关的东西不要写。如果把材料不加取舍地简单堆砌在一起,什么都写,白菜萝卜一锅煮,听材料或看材料的人,就会感觉材料里面什么都有,又什么都没有;什么事都亮了个相,什么事又都没有亮好相。这种撒胡椒盐式的面面俱到,往往显得材料组织的比较散、比较碎,特点不突出。

  条理清晰,就是文章的框架安排要有逻辑性,前后照应,支脉相承,上下内容不冲突、不矛盾,让看材料、听材料的人,很容易弄清楚,你想说什么,重点在哪里。达到这个要求,文章每个部分,以及各部分内部的几层意思,就要注意排列的顺序,体现时间的先后、内容的主次,或由大到小,由近及远,或由表及里,由浅入深,或分层递进,顺序推理,或由虚到实,使整个论述思路清晰,环环紧扣,具有强烈的内在逻辑力量。

  文章要做到条理清晰,还要注意做到有层次性。材料有写给人看的,也有写给人听的。我个人感觉,给人看的,材料的层次可以稍多些,但以三层以下为佳;给人听的,尽量要少些,最好不要超过三个层次,以两个层次为宜。现在,很多同志写材料,往往是大题目套小题目,小题目套子题目,子题目下再有个题目,用完大写的阿拉伯数字,再用小写的,不够用,划个括号,再不够用,就把洋字码请出来。虽然写的人觉得很清楚,但让看的人,尤其是让听的人摸不着头绪,抓不住重点,感觉不顺畅。尤其是撰写领导讲话、工作汇报等材料,在构思时,一定要注意扒层不能太多。

  体现领导的意图,这就是说,要站在领导的高度,按领导的想法和习惯把事情阐述明白。我们的很多材料都是为领导服务的,包括领导讲话、工作汇报,以及以领导名义撰写的理论文章、经验研讨,等等。我觉得,写出来的东西,要符合领导的口味,真正成为表达领导思想、体现领导个性、展示领导文采的载体,就必须把握领导者的思想内涵、决策取向、思维特征、性格特点,以及领导者的语言特色,包括讲话的习惯、节奏等等。

  一句话,为领导写材料,一定要有领导的意识,努力成为领导肚子里的蛔虫,按照领导的思维意识去想问题、思考问题,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,要关起门来当书记、当部长。

  第三个方面,制作标题。

  俗话说,“看书先看皮,看报先看题”,之所以把制作标题作为单独的一个环节列出来,就是因为我觉得给文章起个好听的名字,不仅很必要,而且也很重要。正如有的同志所言,标题是文章的“眼睛”。实践也证明,在起好标题上,多花些功夫,常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比如,2006年,我们评选“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”优秀征文。其中有一篇征文获得了三等奖,题目叫做《清茶略苦,真水无香》。虽然它的内容不见得比其他人写得好,但单从标题而言,这个题目起的确实不错。制作标题这个环节,虽然看似简单,但却是在写作中最难把握的。因此,我与大家也有相同的感觉,给文章起个好听的名字不易,起个让人拍案叫绝的名字更难。

  文章的标题要起得准确、生动、形象,能够准确概括和支撑所要反映的内容,做到言约意丰、简洁有力,我理解,主要从四个方面入手:

  一是善于概括。将材料内容中最为具体的事实、内容和思想,以凝练的语言,运用归纳概括或者点面结合的方法,写进标题,往往会产生画龙点睛的效果。

  二是多用动词。运用动词制作题目,首先会触动人的感观,让人觉得耳目一新,感觉上有变化。比如,崔部长写的通讯《小甘河上踏浪人》。一个“踏”字,让人初见就觉得题目起得与众不同,很新鲜。看过内容后,进而会感到这个“踏”字,把赵景顺同志不畏艰辛,带领群众脱贫致富的风采也给勾勒出来了。

  三是蕴涵哲理。现在,大家都喜欢看一些富有哲理的文章。这类文章虽然篇幅不是很长,但很多都在题目上动了脑筋,给人以深刻的思想启迪。比如,《跌倒的地方也风景》、《聪明未必都成功》、《态度是另一种能力》等等。

  四是引用古文。从古至今,诗词歌赋、对联等古代文学备受人们的喜爱,就是因为其语言凝练,富于形象性,富于节奏感与韵律美,能够恰如其分地反映社会现象,反映人的精神风貌。毛泽东同志有篇著名的文章《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》。题目的出处,就是出自《尚书》中的一段话。把文章的标题起好、起得生动,方法还有很多。但无论用什么方法,我想,好的标题,都应该是反映事实、标新立异和形象生动的代名词。达到这种出神入化、意味无穷的境界,除了要充分发挥想象力,多练、多推敲之外,还要不断地创新,才能使标题产生应有的效果。

  第四个方面,行文造句。

  任何东西都要有卖点,有市场,文章也是如此。一篇具有广泛影响力、吸引力,健康向上、格调高雅的好文章,让人振奋,使人愉快;相反,一段内容空洞、拖沓冗长、干瘪乏味的文字,则让人昏昏欲睡,使人心烦。因此,文章的内容要引人入胜,就应该像散文、随笔一样,有意境之美、思想之美、音韵之美、词章之美。或许有的同志认为,机关之类的文字材料绝大多数是公文,只要做到准确、规范、实用就可以了。但我认为,作为表达思想、阐明主张、传递信息、指明要义的主要载体,公文要让大多数的人愿意看,让大多数的人能够懂,让大多数的人愿意自觉办,文章的可读性和吸引力的要求就应该更高一些。如果写出来的东西,大多数人不喜欢看,不愿看,或看不懂,公文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,甚至还会造成一些不好的影响。

  古往今来,很多文学作品,也并非都是出自专事文学创作的诗人作家之手,倒是有不少是出自思想家、史学家、科学家和政治家的笔下。比如,贾谊的《治安策》、晁错的《论贵粟疏》、诸葛亮的前后出师表、魏征的《谏唐太宗十思疏》,这些文学史上的经典名篇其实都是当时的公文。再比如,毛泽东同志的《愚公移山》,本来是一篇大会的闭幕词,《为人民服务》也是一篇悼词,但主席却挥洒自如地写成了让我们百读不厌的美文佳作。

  文章要被领导所认可,为绝大多数的同志们所接受,根据自己这些年的理解,我认为,主要应该朝这几个方面努力:

  一是语言精确。机关的文字材料,是非常讲究精确性的,因为其使用目的,就是要使对方接受作者的影响,而且是对对方行为有强制性的影响。要使这种影响有效,一个重要的前提条件,就是使意思的表达高度精确。比如,“差强人意”这个词,经常被我们采用,它的本意是指大体上还过得去,较为满意,是个褒义词,但常常被有些同志认为是贬义词,误用为“不太行”、“不能令人满意”。某某部门的工作没有做到位,差强人意,等等。再比如,“阑珊”这个词。一位同事在写过的文章里,有过这样一句话,“夜色阑珊,华灯初上”,用来形容一个地方夜晚的景色,冷眼一看,大家都觉得意境挺美。但细一琢磨,就发现了问题。有位老同志看后,说“夜色阑珊”与“华灯初上”自相矛盾。“阑珊”指的是零落,减少。天都快亮了,灯才刚刚点上,不是写的人有毛病,就是这个地方的人有毛病。

  用词做到恰当、准确,我觉得主要在两方面使劲。一方面,勤积累。我是这样做的,平时休息,没事的时候,常常翻翻《唐诗》、《宋词》、《成语典故》之类的书籍;另一方面,别怕麻烦,遇到拿不准的字和词,一定要查查辞典,或者再想想,请周围的同志看看,还有没有第二个字比这个字更好、更贴切。

  二是朴实易懂。文章是写给大多数人看的,要让人接受,就必须要让大多数人看得懂。晋代有首歌谣:“大马死,小马饿;高山崩,石自破。”虽然是古人写的,但是内容却浅白易懂,很容易让人悟出全局与局部的辩证关系。唐代诗人王维有首描写田园生活的诗,“桃红复含宿雨,柳绿更带春烟。花落家童未扫,莺啼山客犹眠。”这当中也没有一个让我们看不懂、听不懂的字,而作者所表述的一种田园意境,却像一幅画一样,清晰地映入到我们的眼帘。现在,有些同志,在行文造句上,喜欢用新颖时髦的词,把简单的事物用复杂的词语来表示出来,结果让大家看后,觉得云山雾罩,莫名其妙。

  写文章必须要分场合,看对象,这个材料主要是讲给谁的,让谁看的,在什么样的场合条件上用,应该事先心里有数。在某些时候,需要阳春白雪,用词就应该更讲究一些、更精致一些;在某些场合,需要下里巴人,用词就应该更通俗一些、更直白一些,这样才能收到比较好的效果。如果不分场合、不分对象,光低头不抬头,这份材料虽然花费的功夫很大,心血很多,但没有做到适应不同的人群对象,文章可能会让有的同志觉得是在无的放矢,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。

  三是语言生动。运用朴实的语言,并不等于说大白话,好的文章,它的语言是朴实的,也应该是生动的。“文章”这两个字,西周以前原指彩色花纹,南北朝齐梁以后,有了“小鸟枝头亦朋友,落花流水皆文章”的说法,这说明文章本身还是需要有一点文采的。古人讲,“言之无文,行之不远。”写出的文字,要让看的人爱不释手,听的人聚精会神,而不是让人觉得语言乏味,就一定要在驾驭语言能力上下功夫。

  我体会,要丰富自己的语言,首先要注意多看些古代的诗词歌赋。现在我们用的一些时髦词汇,其实都是自觉不自觉地,从前人的语言中脱胎而来的。比如,“携手同行”这个词,就是从《诗经》中借用过来的,“风雨其凉,雨雪其旁,惠而好我,携手同行。”再比如,“与时俱进”这个充满动感、变化的词句,可以在《易经》中找到它的影子,“终日乾乾,与时偕行”,等等。如果我们平时有心,也可以从古人的诗词歌赋中创造一些词。比如,唐代杜牧《秋夕》中有句诗,“天阶夜色凉如水,坐看牵牛织女星”,就完全可以抽出一个形容秋天夜晚景色的词汇,“夜凉如水”。

  其次,培养自己的语感。学习外语的时候,经常会听到有人强调语感的重要性。我认为,要全面地掌握、驾驭公文,也必须像重视学外语一样,重视我们母语,汉语语感的培养。在写作的过程中,除了在内容上力求准确之外,还应形成对语言文字敏锐丰富的感受能力,考虑音律上的和谐与优美。当然,语言中的音韵是一门学问。对我们来说,像古人作诗所要求的那样,严格地掌握平仄规律是很难的。但我们可以朝这个方向靠拢,在音调上下点功夫,尽量做到合辙压韵,这样读起来也同样琅琅上口,富有音韵之美。

  做到这一点,就需要训练自己的耳朵,培养语感。一方面,以读为本。如古人说的那样,“书读百遍,其义自现”。在写的过程中,边读边写,来体验写出的句子是否好读,是否琅琅上口;另一方面,以看为辅。除了欣赏古典诗词歌赋外,还要多看些现代老作家的作品,老舍、孙犁、汪曾琪,等等,以及毛泽东、邓小平同志一些重要著作,从中汲取营养。

  另外,还要注意向群众学习,汲取群众语言中的营养。比如,汤部长在2004年部机关总结会上讲的,“惯子不孝,肥田收瘪稻”,崔小为部长常说的,“自己的刀削不了自己的把”,“谁的孩子谁抱,谁的事谁干”,等等,它们都是从群众语言中提炼汲取来的,是很生动的语言,也是很有生命力的语言。

  四是详略得当。文章与书法绘画一样,是一门艺术,所以也应当讲究文白相间,有密有疏。该浓则浓,该淡则淡,浓淡相宜,这就是我们常说的,写文章要详略得当。做到详略得当,首先要弄清楚对象,这份材料是写给谁的。如果是写给上级的,比如,工作汇报、经验介绍,就要了解和把握好上级的意图,找准兴奋点,看准闪光点。上边对什么工作感兴趣,想听些什么;本部门的工作,什么做的更出色,是别人所没有的,心里一定要有数。上级感兴趣的,应该让上边知道的,就要多下笔墨,上级不感兴趣的,工作较为一般化的,就要惜墨如金。

  做到详略得当,还要注意分清主次。文章该详则详,该略则略,而有的同志却常常主次颠倒。一份材料,问题提出来了,但却没有做好对问题的研究。光闻楼梯响,不见人下来。在如何解决问题的关键环节上,没有提出应有的对策,我想,这对文章而言,是一种极大的缺憾。这好比一位医生,给病人看病,望、闻、问、切每一个步骤都有,都比较到位,但就是没有配药,或者说药配的不准、不全,就不能说这位医生把工作干完了,干好了。每年年初,一些基层的同志都要向研究室报送一些课题。可以说,很多课题写的不错,把存在的问题、现状、主客观方面的原因、上级的政策,以及下步的指导都说清了,很详细,浓墨重染,占了整个文章的绝大部分。但存在一个普遍性的问题,就是问题提出来了,却缺少解决问题的办法。有的点到为止,惜墨如金,没有深入地分析研究下去,有的言之无物,内容空洞,没有实质性的东西。我认为,这与文章本身的要求是不符的,是轻重倒置。一篇文章,指出什么问题,接着加以分析,然后综合起来,指明问题的性质,给以解决的办法,才是完整的,才是对客观事物正确的回答和反映。如果光提出问题,而不注重解决问题,说明对这个问题研究的不透,需要进一步地加以研究和解决。问题研究的不深,没有找到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和方法,如果硬拉弓,也只能是在放空箭。所以,东西写不出来,就不要硬写。当然,不硬写,并不是不去写,而是在大量地占有材料,认真地分析问题,搞清事物来龙去脉的基础上,再拿起笔来去写。

  五是说自己的话。现在,有的同志讲,电脑越来越先进了,网络也越来越普及了,而人的大脑却相对退化了。现实情况也的确如此。我们写材料,想到的第一件事,就是打开电脑,上网查资料。正如我在第一部分,所提到的那样,查资料本身没有错,也很必要,但个别同志却陷入了误区。把资料下载下来,没有经过消化吸收,而是七拼八凑,生搬硬套。乍一看,让人觉得不错,但仔细瞅瞅,里边的话没有一句是他自己的。

  “文章最忌百家衣”。文字材料,是写出来的,不是拼凑成的,不是把别人的东西拿来,进行简单的排列组合和堆砌。别人写的东西,我们加以借鉴,借鉴的是人家的观点,以启发我们的思路,拓展我们的思维。如果别人写的一些东西,我们确实需要拿过来,也要进行重新组织语言,用自己的话把它的意思表达出来。我觉得,一个写手,在材料写作上,随人俯仰、毫无个性、说不出自己话,形成不了自己风格,也是一种遗憾。

  另外,就是注意运用好标点符号。说实话,对标点符号的运用,有的同志不太重视。一句话,从头至尾,三十多个字,甚至四十几个字,中间没有符号间隔,让看的人费劲,读的人吃力。虽然从语法上讲,这么写没错,也符合要求,但我认为,写出材料要让人觉得舒服,很重要的一点,就是要尊重说话的习惯。对任何人来讲,一口气说那么多的字,中间没有停顿,得不到喘息的机会,是很难做到的,即使做到了,也会感觉很难受、很别扭。特别是给领导写材料、写汇报的时候,更要注意这一点,如果材料中的很多话写得过长,让领导读得难受,那么这个材料肯定是不成功的。

  第五个方面,修改润色。

  材料,写到了这个环节,也就进入了收官阶段。按专家的解释,所谓修改,就是对文章的主题、内容、结构、字词句等进行再加工,使文章的主题更加突出,结构更加完整,线索更加分明。所谓润色,就是对文章的字和词句进行装饰,使文章的语言更加优美。很多人写文章喜欢打腹稿,讲究一气呵成,但我做不到。就我自己而言,很多情况下,每篇文章至少要改五、六遍。第一稿与最后的定稿相比,差别很大,大概能有40%左右的差别。虽然文章的框架立起来了,但里边的肉经过填填补补之后,文章的整个内容与最初会有很大的不同。所以,文章的修改润色阶段,其实就是对文章行文造句的再创造。

  文字的整改润色,主要有以下几种方式:

  一是自己改。初稿出来以后,自己先看几遍,最好是读出声,读不下去,就会发现有需要修改的地方。如果稿子要求的不是很急,还可以采取“冷处理”的办法,先把它放一天或几天,过后再把它拿出来,进行修改、润色。自己改的时候,一定要做到“心狠手辣”。与主要内容无关,或者关系不大的地方,即使这部分的内容写得再好,也要硬下心肠,把那些无用的字句,甚至整段话也要删下去。这样做,往往能够使主题更加突出,观点更加鲜明,条理更加清晰。

  二是请周围的同事改。自己写的东西,自己挑毛病,容易受局限。特别是文字量很多、篇幅很长的材料,大家可能都有这方面的体会,稿子看来看去、读来读去,时间一长,脑子容易发麻、发木,因而惯性思维就会左右自己的意识。所以,稿子出来之后,请周围的同志看看,有助于减少文字上的漏洞。

  另外,稿子多请几个人看看,参谋一下,往往能集中大家的智慧,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。2006年2月,我们采写了一篇我市农村党组织和农民党员,在春节期间开展先进性教育活动的报道。刚开始,我起的题目叫《传统佳节过大年》,后来请先教办的同志看。当时,其中一位同志给改了一个字,叫《传统佳节过“新”年》。虽然只改了一个字,但题目的内涵不一样了,给文章增色不少。

  三是请熟悉了解情况的同志改。一个人的认知是有限的。写领导讲话、工作汇报等反映情况的综合性材料,很可能会涉猎一些自己不熟悉的领域和业务,要把事情写明白,除了在事前要看懂、搞清基础材料外,在事后还要把写好的初稿,请熟悉情况的同志过目一下,看看有什么不妥的地方。这样做,有利于减少不必要的失误。同时,也有助于做好文字材料的校正工作。因为个别一、两个地方出现错误,往往会冲淡文章的整体效果。